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捕鱼 > 剑鞭 >

长鞭蛇腹剑

归档日期:07-13       文本归类:剑鞭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契魔者是指与魔人签订契约的剑士,她们最为明显的特征是使用“蛇腹剑”进行战斗。

  这把蛇腹剑名叫“普诺”,它的剑身随时可以拉长10倍以上,并像鞭子一样舞动。

  “普诺”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它本身是由多个魔人组合而成:魔王“塔莫斯”是为剑柄,魔人“普诺”是为剑身,魔人“克库斯”是为剑刃。

  其中,塔莫斯是一位失去了躯体以能量组成的魔王。它生前曾是一位无比强大的剑士,所以对使用者的要求也非常高。只有使用者得到塔莫斯的认可,并与之签订契约才能够获得驱使蛇腹剑的力量。

  而剑的主体——普诺是居住在博隆克斯南部的强大魔人(同时也是最先被发现的魔人),具有蛇形的身躯,能够自由的伸缩舞动,同时它还能够驱使下级魔人克库斯依附在自己身上,从而让自己的本体更加强大。

  只有三个魔人默契的配合才能够组成这把威力无穷的“魔剑”,身为主体的“普诺”也成了这把蛇腹剑的名字。

  塔莫斯、普诺以及克库斯三个魔人都极为好战,因此契魔者如果想要完全掌控蛇腹剑,必须要拥有无比坚定的意志,否则稍有不慎,便会遭到蛇腹剑的反噬。

  形态二:蛇腹剑,剑身化为二十节长鞭,初见的话极难预测其攻势,就连擅长高速运动战的刑士郎也无法轻易击破。

  形态三:大钳,击破蛇腹剑攻势的刑士郎却中了以此为后招的暗算,这算是霸吐的得意战法。

  形态四:炮,与天魔·大狱的暗战中初次使用的形态,施放出气之炮弹,威力极大。

  形态五:处刑镰刀,与天魔·夜刀之战中初次使用的形态,模仿夜刀的断头台用以斩首之形。

  美树沙耶香以近距离战斗为主,但是也能投掷刀剑,具有远距离攻击的能力。美树沙耶香也能够使用剑身可以松脱成若干节段的蛇腹剑。

  身为炼金术师的艾薇为了破坏邪剑,创造出有生命的蛇腹剑,可以变换剑和鞭2种形态,守护自己的主人。当知道自己身上流着邪剑的血的艾薇在失意过后,重新把剑命名为情人,勇敢的面对自己的命运。为了对抗邪剑,艾薇创造出有生命的剑,并发挥出武器的真正能力,但是世上并没有适合这种独特武器的招术。艾薇通过查看大量书籍,从中国古代的文献里领悟出在剑术上加入鞭法的组合技,这就是艾薇自己独有的战斗招术。

  恋次的斩魄刀蛇尾丸是一把蛇腹剑,属于直接攻击系。在解放蛇尾丸时,恋次会习惯右手握刀、左手手掌从刀柄到刀锋的上方轻抚过一次,在做这动作的同时喊出解放语,让蛇尾丸始解。

  小学二年级的小女生,心理变态,武器是一只巨大的蛇腹剑。幼稚园曾因为一个男同学掀她的裙子,就把他杀掉,并分尸埋在幼稚园的后花圃。曾企图将剑峰凪凌迟,关于知识、体能方面都已经超过小学二年级,且生性残暴。一只正宗的黑化萝莉。东弦角被杀死后,逃亡之际被咲神斗都杀死。

  穿著灰色日式裤裙装的白发美女,其真实身分是「原型」「蛇夫」也就是优羽的「父亲」,在「原型」中是数一数二的创作天才,使用的武器市自制的蛇腹剑,喜欢日本文化,多年前被社群的议长大石神威封印,逃离後借用冰川真那的身体,两人是非常好的朋友。

  透流一行人的班主任,是毕业后刚就任的新人教师,一直穿着兔耳女仆装,称朔夜为大小姐。

  据朔夜所说,拿出全力的的话一栋大楼也会倒塌,与透流他们战斗时貌似被施加了“位阶限定”。于第三卷展现了实力,解放了焰牙的力量打败在场的复数敌人。

  “位阶”为“Ⅴ”。“焰牙”似为“牙剑”,实则为“蛇腹剑”。解放时的咏唱为“喰杀吧——狂蛇环(乌洛波洛斯)”。

  炙热的沙漠中,一个如锋矢般锐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似乎连大地都跟着震颤了起来。

  我停止前行,迅速转身望去,有如实质般的杀气几乎在一瞬之间将我笼罩,下意识地我将手伸向了魔剑普诺。

  “哈哈,好犀利的眼神啊!果然是一个值得拔剑的对手。”对方大笑着,眼神里透露出强烈的杀意,仿佛能穿透我的灵魂一般。

  看着他勋章一样布满全身的剑伤,还有那鬼神般恐怖的笑容,我知道他就是那个强者中的强者,喜欢常年以血染刃的第四使徒——征服者卡西利亚斯。

  似乎就连手中的普诺也在不断地颤抖……不,不对,是我的手在颤抖。一直以来沉稳的手臂竟然会在战斗前就开始颤抖?是恐惧,还是兴奋,亦或是两者都有?

  “呵呵,真是荣幸。没想到卡西利亚斯阁下居然会来造访我这种小人物。不过,第四使徒这种名号可吓不住我,就在刚才,我还在想着找谁来试验下我的新招呢。既然你来了……那就太合适不过了!”我强压住内心的恐惧,将普诺拔了出来。

  “哦?那就是你的剑吗?没想到还是一把活着的魔剑。呵,有点意思……看来这场对决应该不会寂寞了吧……”说着,卡西利亚斯拔出了别在腰间的双剑,微笑的面容瞬间冷酷如冰,周遭的空气也仿佛冻结了一般……

本文链接:http://prmsp.net/jianbian/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