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捕鱼 > 歼八 >

4·1中美南海撞机事件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歼八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2001年4月1日,美国EP-3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附近海域上空侦查,中国海军航空兵派出2架歼-8II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僚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与美军飞机发生碰撞,中国战斗机坠毁,飞行员王伟跳伞下落不明,后被中国确认牺牲。而美国军机则未经允许迫降海南岛陵水机场。

  中国指责美国侦察机故意撞向歼-8战斗机,并且在没有通知和许可的情况下降落于中国领土;而美国则说,EP-3是被失控的歼-8战斗机所撞击,并且被中国的另一架歼-8带到飞机场。

  由于至今EP-3和王伟歼八座机的黑匣子都在中方手中,其中内容并未公开,因此尚且无办法断定撞机真相为何。

  中美双方就事件责任僵持不下,更演变成为了一场外交危机。经过政治角力,事件最终以美国发表一段

  battleplane crash incident between China and US

  2001年1月20日小布什就任美国第43届总统。他上台后对中国的外交政策作了一定的调整。

  在国际方面,小布什上台刚两个月,美俄之间就爆发了冷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驱逐对方外交官的大战。美俄两国关系日趋紧张。

  在对华政策方面,小布什放弃了克林顿时期关于建立中美“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表述,反而在竞选过程中将中美关系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公开表示克林顿政府对华政策太软弱,应当增加强硬的成分。

  中国政府对中美关系非常重视。2001年3月19日,中国政府派副总理访美,旨在沟通信息,增进彼此之间的信任。访问取得了圆满成功。美方放弃了“战略竞争对手”这样咄咄逼人的提法,布什总统同时还表示“特别渴望到中国访问”。中美之间的紧张气氛缓解。

  美国一架海军EP-3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海域上空活动,中方两架军用飞机对其进行跟踪监视。北京时间上午9时07分,中方飞机与美方飞机发生碰擦事故,致使中方飞机(编号81192

  就美国军用侦察机在南海空中撞毁中国军用飞机事件发表谈话说:发生这一事件的责任完全在美方。中方已就此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对美方给中方造成损失问题,中方保留进一步交涉的权利。

  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紧急召集美国国家安全部成员开会,商讨美国侦察机撞毁中国战机事件以及中美关系即将面临的局势。布什称,他对中国政府的反应感到“不安”,要求在“没有更多干扰因素”的情况下与机组人员见面,并要求中方归还美飞机。

  中国军用飞机在中国沿海对美国军用侦察机实施跟踪监视,属于正当的飞行活动,符合国际惯例。中方飞机坠毁的直接原因,是美机违反飞行规则突然向中方飞机转向、接近造成的。发生这一事件的责任完全在美方。中方对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方机场一事保留进一步向美方交涉的权利。

  美国外交官在海口与侦察机机组人员第一次见面,并称24名机组人员安然无恙。

  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对中国飞行员失踪表示遗憾,并以个人名义致信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表示他的遗憾。白宫称,这一事件局势的转变取决于中方。

  外交部长在北京召见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就美国军用侦察机撞毁中国军用飞机一事再次向美方严正交涉。他指出,撞机事件发生后,中方一直采取冷静、克制和负责任的态度处理这一事件。中方还从人道主义考虑,对美方机组人员予以安置,并安排美驻华使、领馆人员与其见面。但美方不仅不面对事实,承担责任,反而摆出霸道架势,强词夺理,混淆是非,一再对中方进行无理指责,错上加错。

  主席在访问智利时说,美国应该就美侦察机同中国战斗机相撞一事向中国人民道歉。中美两国领导人必须就这件事寻找出一个解决方案,因为这样做有利于中美两国关系的大局,对此次事件应该小心谨慎的处理。外交部发言人要求美方就撞机事件进行正式道歉

  中方对美国总统布什的遗憾表述表示欢迎,并坚持美方应对撞机事件做出正式道歉。

  美国总统布什就中美撞机事件再次发表评论,对中国飞行员失踪一事表示“遗憾”。他说,不希望此次事件破坏中美关系,并称,美机组人员该回国了。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孙玉玺说,对撞机事件以及失踪的中国飞行员表示“遗憾”,是朝正确方向迈出了一步。美国应该对撞机事件负责,同时应该向中方道歉,并以合作的态度来帮助解决这一事件,只有这样做才不至于影响中美关系的大局。

  美国总统布什说,美中双方在释放24名美方机组人员和返还美方飞机问题上“取得进展”。国务卿鲍威尔告诉记者,中美两国已经“交换了明确的观点”。

  美国参议院军事常设委员会主席约翰·沃纳说,中美政府正在合作草拟一份联合声明,表达两国对撞机事件所持的共同立场,两国首脑都将亲自阅览此信。他还说,布什政府对事件最终能够得到圆满解决非常乐观。

  中国驻美国大使杨洁篪约见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向他转交了副总理致鲍威尔国务卿的复信。在信中,钱副总理要求美方正视事实,采取积极务实的态度,向中国人民作出道歉,这对解决问题至关重要。

  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在此间与来访的巴西国防部长金唐博士一行举行会谈时称,撞机事件的直接原因是美机违反飞行规则,突然大动作向中国飞机转向造成的,美方应正视现实,承担责任,向中国人民作出道歉。

  美国国务卿鲍威尔8日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电视采访时说,美方承认其军用侦察机在2001年4月1日撞击事件中“侵犯了”中国领空,并对此表示“抱歉”。

  美国国务卿科林-鲍威尔于美国东部时间接受福克斯新闻电视网采访时说:“我们已经表示了遗憾,我们表示了我们的悲痛,我们为一条生命的丧失感到对不起。”

  北京时间2001年4月9日晚8时左右,美方外交人员与侦察机上全部24名机组人员进行了第四次会面。参加此次会面的主要是美国驻华武官席乐高以及一位来自美国驻广州领事馆的官员。在此次会面中,美国外交人员见到了全部24名机组成员。

  正在新西兰进行访问的中国副主席上将表示,美国必须就撞机事件向中国人民道歉,并承担全部责任,为防止和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美国应停止在中国沿海地区的侦察飞行。

  美国总统布什自2001年4月6日收到失踪的中国飞行员王伟的妻子阮国琴写给他的信件之后已给阮国琴回了信,布什在回信中表示他对于王伟的失踪表示“遗憾”,并为阮国琴感到难过,但是信中并未出现“道歉”的字眼。

  外电最新消息称,为了处理撞机僵局,并使滞留在中国海南的24名美国机组人员尽快回国,美国方面向中国递交了第三封谅解信函草稿,但是中方没有接受。

  华盛顿当地时间2001年4月9日(北京时间2001年4月10日),美国国防部一位高级官员发布消息辩称,在中美飞机发生相撞事故时,美军的侦察机正处于自动驾驶状态。这位官员称,他们还不清楚侦察机当时是在转向还是在向前水平飞行,但该官员称,无论哪种情况,相撞事故都应当由中方飞机负责。

  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2001年4月9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发表谈线年撞机事件向中国人民道歉。他说,如果美方不道歉的话,这一严重事件就很难得以解决,在这一事件中,中国是受害者。

  国家主席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发表讲话说,他认为中美双方应该找到适当的解决撞机事件的方案。说,考虑到两国的重要地位,两国应该找到适当的方案来解决这一问题.

  美国政府已经就撞机事件向中国递交了一份正式声明,美方在声明中正式表示“遗憾”。《纽约时报》引述美国一名高级官员的话说,美国在正式声明中对美军侦察机与中国战机相撞导致中国损失一名飞行员感到遗憾。

  2001年4月11日下午5时30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美国政府处理美国军用侦察机撞毁中国军用飞机事件的全权代表、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向中国外交部部长递交了关于美国军用侦察机撞毁中国军用飞机的致歉信。

  中国外交部长2001年4月11日下午在北京接受美国政府向中国人民致歉信时指出,中方理解美方盼望机组人员早日回国与亲人团聚的急切心情,鉴于美国政府已向中国人民致歉,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中国政府决定允许上述人员在履行必要手续后离境。

  美国东部时间早上8:25(北京时间晚上8:25分)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就美国机组人员获准离开中国一事向外界发表正式讲话。

  中国国家主席2001年4月11日在结束对乌拉圭的国事访问,离开蒙得维的亚前,向随行的新华社记者发表了谈线名机组人员乘飞机启程回国

  北京时间2001年4月12日早7时30分,接24名美国肇事飞机机组人员回国的美国大陆航空公司飞机从海南省海口市美兰机场起飞。

  中国总理朱鎔基在谈及美国军用侦察机侵犯中国领空,撞毁中国军机,并导致飞行员失踪事件时,阐述了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外交部发言人:中美将继续就撞机事件进行谈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在今天此间记者招待会上说,中美双方将于4月18日开始,对撞机事件的原因等议题进行谈判。

  当美国侦察机机组人员回到美国以后,布什完全改变了以往的外交口吻,直接反对中国声称的美国飞机是撞机事件肇事者这一说法。同时,NBC消息说美国将恢复在中国近海的侦察飞行,但这一次用的飞机是侦察能力更加强大的U-2侦察机。

  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今天发表谈话称,美国政府一些高级官员就美国军用侦察机撞毁中方军用飞机事件连续发表了许多不负责任的讲话。

  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大规模搜救跳伞失踪飞行员王伟同志的行动,于14日18时结束。2001年4月14日晚,海军党委作出决定,批准王伟为革命烈士。

  据有关外电报道,到达夏威夷珍珠港不久后,美国海军EP-3侦察机机组成员开始向美国军方作高强度汇报。根据美国海军的安排,24名机组成员每人都要汇报侦察机中国战斗机相撞的具体情况.

  华盛顿当地时间2001年4月15日(北京时间2001年4月16日),美国媒体报道称,盛怒的中国计算机网络高手有可能对美国的网站进行黑客攻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签署命令,授予王伟同志“海空卫士”荣誉称号。

  美国联邦调查局当地时间2001年4月17日(北京时间2001年4月18日)发布消息称,他们已经证实美国一些网站在过去十几天里遭到了中国黑客的袭击,并表示类似的攻击事件可能还会发生。

  北京时间2001年4月18日下午3时许,中美双方开始在外交部大楼就撞机事件进行谈判。

  据外电报道,2001年在4月18日美中双方就撞机事件举行会晤之后,第一轮双方的谈判进展并不顺利,美方继续不顾事实,混淆黑白,强词夺理,为自己开脱责任,并威胁说如果中方不愿谈及归还美国侦察机的话,将不再继续同中方进行会谈并中止这次会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2001年4月19日说,中美双方已达成协议,双方同意保持接触,通过外交途径确定下次会谈的具体时间和日程。

  北京时间2001年4月19日下午,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在北京举行记者招待会,介绍了中美两国于18、19两日就美军侦察机撞毁中方飞机事件,以及其他相关问题举行的谈判。

  美国五角大楼的一位高级官员说,美国谈判代表2001年4月20日离开北京回国之前,向中国政府递交了一封书面请求,要求中国归还美国受损的EP-3侦察机。

  美国国防部一位高级官员于华盛顿时间2001年4月20日透露,考虑到中美两国就解决战机相撞事件所做的外交努力,美国在未来几周内不会恢复其在中国沿海的侦察活动。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来自美国国防部的消息,美国空军为了保障今后对中国沿海地区的侦察飞行,已经在日本开始实施侦察飞行的预演训练。

  美国总统布什表示,美国将恢复在中国沿海附近空域的军事侦察飞行,但他拒绝透露恢复侦察飞行的具体时间表。

  中美双方在北京就处理美国EP-3侦察机问题举行了多轮磋商。中方决定同意美方派人赴陵水机场察看美机。

  美国副总统切尼表示,中国允许美国派人察看降落在中国海南陵水机场的美国侦察机,对此,他感到很受鼓舞。但他否认向中方赔偿。

  王伟生前所在部队海军航空兵某部官兵隆重集会,给2001年4月1日执行跟踪监视美机任务的长机飞行员赵宇记一等功。

  当地时间2001年4月28日遭到黑客攻击的美国劳工部及卫生和福利部网站2001年4月29日恢复了正常运营,这两个部门的官员认为发动上述攻击的黑客来自中国。

  在中国政府的坚持之下,美方已经放弃派专家修理小组前往中国修复飞机、然后让EP-3自行飞回美国的要求。中美双方已经达成原则协议,由美国租用第三国的大型安-124飞机将拆卸后的EP-3运回。

  美国政府计划给予中国政府3.4万美元,做为中方在美国间谍机和中国战机相撞后,对紧急降落在中国海南岛的美方机组人员所提供服务的“合理给付”额。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美方就撞机事件向中方支付问题作出的所谓决定,无论内容还是形式,都是中方不能接受的。中方已就此向美方表示强烈不满和断然拒绝。

  撞机的过程存在争议,中国和美国都指责对方违反飞行常规,造成事故的发生。 常见的几个争议要点:

  美方飞行员明知对方为超音速战机,突然执行转向动作是否为中方机毁人亡的原因?

  美方受损飞机是否有权降落中国机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九十八条明文规定沿岸国有救助的义务。”此公约不适用于军事目的。详见下文。)

  美方是否有权要回违规操作造成中方重大损失且擅自降落中国机场的军用飞机?

  美方飞机在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飞越是否非法?(其它国家享有航行和飞越专属经济区的自由,但不得以停滞专属经济区为目的,详见下文。)

  中国发现美国一架EP-3型侦察机飞抵中国海南岛东南海域上空,中国派出两架J-8歼击机进行监视。9时7分,中国飞机在海南岛东南104公里处正常飞行时,美机突然转向,其机头和左翼同一架中国飞机(王伟驾驶)相撞,造成中国飞机坠毁,驾驶员王伟跳伞后下落不明。

  美机随后在未经中国许可的情况下进入中国领空,并于9时33分降落在海南陵水机场。发生以来,美国频繁派遣军用飞机在中国沿海地带收集中国军事情报,并曾经偷越中国领空,经常与中国战斗机发生对峙。这次是最严重的一次,直接造成两架飞机一毁一伤,中国驾驶员下落不明。而且美国在处理这次危机时抢先报道事件,并没有按照惯例先同中国进行磋商,使得事件进一步复杂化。

  北京时间2001年4月1日8时55分,美国海军的EP-3型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公海上空完成例行侦察任务后返航,与中国海军航空兵的两架歼八型飞机相遇。

  多年以来,中国军机看到美国飞机到来就升空监视,直到美机离开再返回基地,因此美机对于中国飞机的到来并不介意。但是这一次中国飞行员王伟虽然看到美国飞机已经开始离去,却并没有返航的意思,反而从后方向美机逼近,引起美机人员不安。

  根据美国机组人员回忆,中国战机曾三次非常贴近美机,然后又忽然离开,最近的时候双方的距离还不到3米。王伟还单手驾机,取下氧气罩,愤怒地用一只手向美机人员打手势,似乎是要美机走开。由于气流作用,王伟的飞机当时很不稳定,不断上下抖动。王伟第四次逼近是从美机左后方,速度很快。

  美机机长奥斯本说,可能是为了缓冲逼近的速度,王伟把机头上抬,带动机身向上倾斜,撞上了EP-3侦察机一号发动机的螺旋桨。王伟的飞机立即断为两截,王伟跳伞逃生,后来下落不明,而美机机鼻脱落,一只发动机撞毁,开始垂直下坠,在30秒内下降了2000多米。在紧急情况下,美机迫降在海南岛的陵水军用机场。王伟跳伞后落海失踪。但是另据五角大楼的说法当时歼8的座舱就被撞毁因此飞行员已当场身亡了。

  北京时间2001年4月1日上午,美国一架EP-3军用侦察机又飞到我国海南岛东南海域上空活动。我空军两架歼—8战斗机立即起飞对其进行跟踪监视。9时7分,正当我方军机在海南岛东南104公里处正常飞行时,美国的侦察机违反飞行规则,突然大角度转向,撞上我方一架军机,致使飞机失控坠海,飞行员王伟失踪。受损的美机则在未经过许可的情况下,进入我国领空,并降落在海南陵水军用机场。按国际惯例,我们对美国侦察机上的24名美方人员进行了安置。

  看上去这是一桩偶发事件,其实有其必然性。自从新中国成立后,美国就从未中断过对我国沿海的侦察飞行。从2000年下半年起,美军飞机侦察活动更加频繁,而且越来越贴近我们的领海。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多次向美国方面提出交涉,要求停止此类侦察活动,但他们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

  外交部主管美国和大洋洲事务部长助理周文重在事发当天就紧急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强调事件的责任完全在美方,美方必须对中国人民做出解释。

  对于“撞机事件”,美方调门很高,气焰十分嚣张,根本不想承担责任。普理赫声称,他不能同意中方关于“撞机事件”责任的说法。对于中方坠毁的飞机和失踪的飞行员,美方只是轻描淡写地表示“遗憾”,虽然表示愿协助中方搜救失踪飞行员,但更多地是一味要求中方尽快“释放美军机的机上人员,并归还美国侦察机”,甚至提出不准中方人员登上美国飞机进行检查。

  周文重当即驳回了美方的狡辩,拒绝了美方的要求,并强调,对美方给中方造成的损失,以及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方机场一事,中方保留进一步向美方交涉的权利。美国一向善于操纵舆论,先声夺人。

  北京时间2001年4月1日下午三时许,也就是“撞机事件”发生后六小时,美军太平洋总部便在其网站上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将“撞机事件”公之于世。声明要求中国政府按照国际惯例,保持飞机的完整,保证机组人员的安全,为飞机和机组人员立即返回美国提供便利条件,而对中方飞机被撞后坠毁、人员失踪,则只字未提。

  针对美国方面蛮不讲理的态度,4月2日晚上,周文重再次召见普理赫,向美方表明中方严正立场。他告诫美方要正视事实,承担责任,向中方道歉。

  2001年4月2日和3日,布什总统连续两次发表讲话,表示美国的优先考虑是机组人员尽快返美,以及侦察机须在未经“破坏或摆弄”的情况下完整归还美国;说什么美国已经给中国时间来做正确的事,现在是让美机人员回家和归还美机的时候了。他还声称,这一事件可能破坏两国建立卓有成效关系的期望。

  与此同时,美国海军竟以“监控局势发展”的名义,派遣三艘驱逐舰前往海南岛附近游弋,并在南中国海地区停留。

  美方的态度和做法让我们感到很气愤,自然也引起中国公众的强烈反应。互联网上已有不少人提出要向美国驻华使馆抗议示威,甚至要求中国政府依法审判美机组人员。

  美国东部时间2001年4月4日,鲍威尔国务卿在美国国务院向媒体表示,他对中国飞行员失踪表示“遗憾”。鲍威尔当天还以个人名义致函副总理,提出美方愿和中方一道为两国关系努力,使这一事件成为过去。

  次日,布什总统在全美报业编辑协会年会上讲话时,也对中国飞行员失踪和中国损失一架飞机表示“遗憾”。他还强调:“我们同中国的关系十分重要”,“不应让这个事件影响(美中)关系的稳定。”

  为让美国方面认清形势,承担责任,做出道歉,我们与美方进行了艰苦的斗争。

  在北京,从4月5日到10日,周文重部长助理与普理赫大使进行了11轮艰苦谈判,最多时一天谈了3次。较量的焦点主要是,美方必须就撞毁中方飞机、导致中方飞行员失踪及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国机场,向中方道歉。

  在华盛顿,杨洁篪大使频繁约见美政府官员、前政要、重要议员,希望他们发挥影响,推动布什政府早日向中方道歉。

  但是,形势严峻的一面还很突出。美国舆论不理解中国依法对美机进行的调查取证工作,声称中国实际上已将美机组人员扣作“人质”。在美国媒体煽动下,一些美国民众,特别是美方机组人员家属情绪激烈。

  据我国驻美国大使馆告之,那段时间,使、领馆连续接到不少恐吓电话,一些人还有组织地到使、领馆门前示威。白天,常看到路旁的树干上飘着黄丝带,据说是象征对亲人的思念;到了傍晚,一些人则在使馆大门前不远处举着蜡烛,守夜祈祷。还有人竟在街上拦住我们的外交官,近乎歇斯底里地叫嚷:“你们为什么不让我们的人回家?”美国内一些势力更是蠢蠢欲动,伺机破坏中美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杨大使接受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采访,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说明真相,阐明立场,直接做美国公众的工作。杨大使对事件做了一个美国人容易理解的比喻:一伙人总在你家门前转悠,家里有人出去查看,结果自家的车子被毁,人也失踪了。对此,家里人总该有权利做一点儿调查吧,对方至少应该道个歉,这“非常重要”。他希望美国人民自己做出公正判断。

  这次采访播出后,对美国的舆论产生了积极影响。据媒体称,在杨大使接受CNN专访之后,赞同美国政府向中国道歉者的比例大幅度增加,由最初的不足20%猛增到后来的50%以上。有的美机组人员家属表示,如美方道歉就能让他们的家人回家,他们支持向中方道歉。

  2001年4月5日晚,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给外交部送来了一份以普理赫名义写给我的信,算是美国政府给中方的道歉信。

  我们要求美方必须满足三项要求:一是美方必须以适当的英语措辞,对事件本身、中方飞行员和飞机损失及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国机场,进行道歉;二是在飞机降落问题上,美国人必须承认“未经允许进入中国领空”;三是美方应对中方妥善安置机组人员表示感谢。

  但是,在信件第一稿中,美方仅轻描淡写地对中国飞行员的失踪表示“关切”,对于其他两项内容也未能满足我们的要求。这离我们的总体要求相去甚远,当然不能接受。我们当即批驳美方毫无诚意,指出这根本不能作为商谈基础,美方必须道歉,否则双方就没有必要再进行接触。

  看到我们的态度非常坚决,美方不得不再次软化立场,表示愿意和中方探讨修改措辞,满足中方要求。

  6日上午,美方递交了第二稿。在这一稿中,美方对王伟家属、朋友和战友表达了遗憾,但同时又称美国政府不能对此“事故”道歉。对美方的顽固态度,我们再次坚决顶回。

  6日晚,美方递交了道歉信的第三稿。7日上午,我们再次对道歉信的内容提出意见,要求他们修改。我们明确告诉美方,如不按中方意见进行修改,中方决不接受。

  美国人无路可退,不得不再做修改,于当天中午,向我们递交了道歉信的第四稿。在这一稿中,他们接受了美国应向中国人民道歉的要求,但又称,中方应允许美方在不迟于5月7日前,将美机运离中国。美国人居然给我们提出了条件。这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决定再做交涉。

  4月8日,周文重部长助理同普理赫大使又先后进行了两轮磋商。当晚,美方向我们提交信件第五稿。这一稿在表示歉意时加重了语气,相关表述都改用“verysorry”(深表歉意)的措辞。美方还接受了在信中增加“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的内容、对中方妥善安置美方机组人员表示感谢,并且去掉了“中方应允许美方在不迟于5月7日前将美机运离中国”的内容。

  在这次围绕“撞机事件”的斗争中,焦点是道歉问题。因此“道歉”一词变得重要、敏感。在英文中主要的词有三个:“apologize”、“sorry”和“regret”。专家们认为,其中最正式的是“apologize”;其二是“sorry”;语气最弱的是“regret”。

  另外,如果一国政府对另一国政府说“sorry”则肯定是“道歉”。如需加重语气,可在前面加“very”或“deeply”等修饰词。

  就美方道歉信内容达成一致后,双方商定于2001年4月11日由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代表美国政府正式递交中方,我则代表中国政府接受道歉。

  下午5时30分,普理赫准时来到外交部,我在外交部橄榄厅会客室接受了美国政府全权代表、驻华大使普理赫代表美国政府递交的关于“撞机事件”的道歉信签字文本。

  接受道歉信后,我对普理赫说,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们理解美国人民和机上人员家属盼望机上人员早日回国与亲人团聚的急切心情,鉴于美国政府已向中国人民道歉,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中国政府决定允许上述人员在履行必要手续后离境。

  2001年4月12日,中方在海口美兰机场向美方移交了美EP-3侦察机上的24名人员,允许他们乘坐美国政府租用的一架商业包机从海口出境回国。当天距西方的复活节还有两天。

  在处理美军机上人员问题上,我们始终做到入情入理。美方部分人员回国后抱怨说他们受到了严格监控和长时间审讯,说我们把他们当做“人质”扣押。这些人弄错了自己的身份。要知道,他们并不是游客,更不是贵宾。他们是不速之客,是对中国国家安全和主权构成威胁,撞毁中国军用飞机,致使中方飞行员牺牲的美国情报人员!我们完全有权对他们进行必要管束,也完全有权要求他们配合调查取证。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并根据中美领事条约的有关规定,安排美国使、领馆官员先后五次探视,并安排美方机上人员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向他们转交美方送来的日用品,允许他们通过电子邮件与家人联系等。后来,布什总统在美方机上人员返回美国后发表讲话,承认他们“健康状况良好,没有受伤,也未受到不当对待”。

  经过与美方的较量,围绕“撞机事件”的斗争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事情并未结束,下一阶段将转入如何处理美方飞机的问题。

  从2001年4月中旬开始,以外交部美大司司长卢树民为团长的中方代表团与以美国防部副部长帮办维尔加为团长的美方代表团,就如何处理美方军机问题,在北京进行了反复谈判。

  对“撞机事件”的处理,据说美方内部特别是国务院和国防部之间一直存在分歧。两家都在想方设法争夺处理这一事件的主导权。所以,在谈人的问题时,是美国国务院主导;现在该谈飞机了,则变成主要由军方主导。这一次的美方代表团主要由国防部和美军太平洋总部的军官组成,美国国务院仅派了两名官员参加。

  这些人以前没有和中国人打过交道。他们一上来就摆出一副颐指气使的架势,这是他们同其他国家打交道时的惯有态度。还有人甚至妄言,以前美国飞机也出现过迫降在别国的情况,其他国家都是很顺利地将飞机还给美国,不仅如此,还得给美国飞机加满油。

  会谈一开始,他们竟然声称“撞机事件”责任在中方,要求尽快归还美方飞机,允许美方派人查看并修复美机,还为美国派军机到中国沿海进行侦察飞行无理狡辩。谈判中,对一些具体问题,尽管前一段中美双方已经谈得差不多,甚至已经定下来了,他们也居然全盘推翻。

  我们当然据理驳回,并对他们进行“再教育”。我方谈判代表告诉美方,要想解决问题,就必须充分认识事件的严重性,采取务实和建设性的态度,对中方的要求做出积极反应,以利于事件的妥善解决。否则,免谈!

  2001年5月10日,美方的技术评估小组对飞机评估后,提出派技术人员赴陵水机场,将飞机修复后,整机飞离海南。

  就在三天前,美方竟然又恢复了对中国近海的侦察飞行,这是自“撞机事件”发生后美方首次恢复此类飞行。我们立即出动战机对美机进行了跟踪、监视。在此情况下,美方要我们同意他们把飞机修好再飞回美国去,简直欺人太甚!美国人的要求当即遭到我们的断然拒绝。我们坚持美军侦察机不可能修复后整机飞回去。

  我们强调,鉴于美机的性质,如何返还飞机问题,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政治问题。飞机修复后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整机飞离中国,这是不可能的,中国人民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告诉美国人,最好丢掉幻想,考虑用其他方式将飞机运回去。

  美军侦察机虽然一直停放在海南陵水机场,但如果飞机不拆,返还时必须从海口机场出境。而美国EP-3侦察机是一架大型飞机,长三十五米多,高十米,翼展达三十多米,无论从陆路还是海路,都不可能运离陵水机场。从陵水机场走陆路到海口,要经过隧道,飞机不拆根本无法通过。如果走海路,仅仅把飞机运到船上去,就需要专门修一条新路,这条路当然得美国人自己掏钱来修。

  最后,美国人考虑再三,不得不提出将飞机拆解后再运走的新方案。他们决定从俄罗斯航空公司租用一架安—124型远程重型民用运输机,把拆卸后的美国飞机运走。我们同意了这一方案,并表示愿意向美方提供必要协助。

  “撞机事件”后,EP-3飞机一直停放在海南陵水机场。那段时间,海南天气变化无常,时而烈日炎炎,时而阴雨绵绵,还有台风将至的消息。这架飞机一直尴尬地趴放在我们的机场上,早已失去往日那种神气,只能等待着被大卸八块的命运。2001年6月15日,美方派出的负责拆解飞机的12名技术人员乘坐美方专机,抵达海南三亚凤凰国际机场。

  次日,美方从俄罗斯航空公司租用的安—124型远程重型民用运输机,也抵达陵水机场,飞机上装载了拆解飞机用的铲车、吊车、工具箱和用于包装的木材等设备。由于拆解飞机所需设备较多,安—124运输机先后分五次运入这些设备。

  6月18日,拆运工作开始。拆解工作持续了十多天,直到6月29日中午才全部结束。

  在飞机拆卸的过程中,安—l24运输机先后将已经拆卸下来的飞机起落架、天线和机翼等部件,分批运回美国。

  7月3日,第十个架次、也是最后一个架次的安—124运输机,装载着美国EP-3飞机机体、机上侦察设备及部分拆解工具,从海南陵水机场起飞出境。一个小时后,美方拆运技术人员也离开陵水机场,于次日上午乘美方专机从三亚机场出境。至此,美国EP—3侦察机的拆运工作全部结束。

  (摘自原外交部部长、国务委员著《劲雨煦风》,世界知识出版社2009年12月版)

  军官组成,美国国务院仅派了两名官员参加。这些人以前没有和中国人打过交道。他们一上来就摆出一副颐指气使的架势,这是他们同其他国家打交道时的惯有态度。还有人甚至妄言,以前美国飞机也出现过迫降在别国的情况,其他国家都是很顺利地将飞机还给美国,不仅如此,还得给美国飞机加满油。

  会谈一开始,他们竟然声称“撞机事件”责任在中方,要求尽快归还美方飞机,允许美方派人查看并修复美机,还为美国派军机到中国沿海进行侦察飞行无理狡辩。谈判中,对一些具体问题,尽管前一段中美双方已经谈得差不多,甚至已经定下来了,他们也居然全盘推翻。我们当然据理驳回,并对他们进行“再教育”。我方谈判代表告诉

  美方,要想解决问题,就必须充分认识事件的严重性,采取务实和建设性的态度,对中方的要求做出积极反应,以利于事件的妥善解决。否则,免谈!

  2001年5月10日,美方的技术评估小组对飞机评估后,提出派技术人员赴陵水机场,将飞机修复后,整机飞离海南。就在三天前,美方竟然又恢复了对中国近海的侦察飞行,这是自“撞机事件”发生后美方首次恢复此类飞行。我们立即出动战机对美机进行了跟踪、监视。在此情况下,美方要我们同意他们把飞机修好再飞回美国去,简直欺人太甚!美国人的要求当即遭到我们的断然拒绝。

  返还时必须从海口机场出境。而美国EP-3侦察机是一架大型飞机,长三十五米多,高十米,翼展达三十多米,无论从陆路还是海路,都不可能运离陵水机场。从陵水机场走陆路到海口,要经过隧道,飞机不拆根本无法通过。如果走海路,仅仅把飞机运到船上去,就需要专门修一条新路,这条路当然得美国人自己掏钱来修。

  最后,美国人考虑再三,不得不提出将飞机拆解后再运走的新方案。他们决定从俄罗斯航空公司租用一架安—124型远程重型民用运输机,把拆卸后的美国飞机运走。我们同意了这一方案,并表示愿意向美方提供必要协助。

  拆解工作持续了十多天,直到2001年6月29日中午才全部结束。在飞机拆卸的过程中,安—124运输机先后将已经拆卸下来的飞机起落架、天线和机翼等部件,分批运回美国。

  2001年7月3日,第十个架次、也是最后一个架次的安—124运输机,装载着美国EP-3飞机机体、机上侦察设备及部分拆解工具,从海南陵水机场起飞出境。一个小时后,美方拆运技术人员也离开陵水机场,于次日上午乘美方专机从三亚机场出境。至此,美国EP—3侦察机的拆运工作全部结束。

  81194撞机事件大众普遍都会说是81192撞机事件,其实是错误的。当时传出的飞机打捞图片为ps制成。由央视CCTV8报道的纪录片中,可以看到王伟当时开的飞机编号为81194。

  对于中国是否从南海撞机事件中的那架美军EP-3侦察机上获取技术情报一直存在争论。 一直有传闻称,在2001年4月1日中美南海撞机事件后,中国因考察EP-3侦察机而获得一座“情报富矿”。最近美国爆料网站“The Intercept”根据一份在该事件发生后3个月由美国海军和国家...

本文链接:http://prmsp.net/jianba/5.html